当前位置: 郑州铜床 > 产品介绍 >
中国的投资也走出了国门
  中国自1978年起的改革开放,是从开放中国的国内生产系统,使之服从于市场机制的法则——同时,对全球贸易开放——开始的。在一个全球化了的世界的框架内,随之而来的,是资本投资的自由化:外资被引进中国,后来,中国的投资也走出了国门。但直到现在,中国都还没有融入国际货币与金融系统:中国的银行,都是受中国政权控制、从根本上说属于中国的银行,人民币的汇率,也是由央行也即政府决定的。
  改革开放前的陆家嘴
  在促进GDP增长,并因此而打开了一个“赶超(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而这个赶超的结果,将是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一的经济强国)的可能远景的意义上说,这个系统是成功的。
  现在,中国正在思考深化改革开放的下一个步骤,用经济学的行话来说,就是“开放资本项目”,这意味着:(i)允许外国银行进入中国,与中国的公营或私营银行竞争;(ii)取消人民币的固定汇率,允许自由的国际市场起作用,生成可变的、浮动的汇率。
  同时,中国也在批评当前的全球化系统,它认为这个系统方方面面都服从于大国,特别是美国的“霸权”。这个看法的言下之意是,全球化的经济层面,也和在真实世界中运作的政治的、和地缘战略的权力有关。这个联系,的确也辨认出一个经常为经济学教授所忽视的重要现实。中国为“另一种模式的全球化”——“非霸权的”全球化——而斗争。
  因此,我们应该仔细地考察加入全球金融化的提议,并回答以下这组问题:(i)这一举动会促进中国的增长吗?还是说,它将是中国持续高速增长的障碍?(ii)人民币的浮动汇率,会给中国成为能够与其他金融大国,特别是美国及其美元竞争的、真正的全球金融大国,带来更多的机遇吗?(iii)总之,相信西方大国会容忍中国成为强大的世界经济体,并接受中国成为大金融操纵者“俱乐部”的一员,是明智的吗?还是说,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政治地缘战略,将计划采取行动,来确保中国的追赶计划以失败告终?并且它们会为这个目的使用一切的手段,无论是经济的、金融的、还是最终军事的手段。美印日联合举行的“马拉巴尔”海军演习于6月7日起在关岛海域展开。这是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改名为印太司令部之后首次进行的“马拉巴尔”联合演习。然而,印度却为这场军演送上了一曲《凉凉》。
  有港媒观察,本次军演澳大利亚未参加,而且印度在演习中谨小慎微的调整,明显地体现出了对中国情绪的关注。舆论感叹,军演遇冷,针对中国的美日印澳“四方机制”恐怕也要凉。
  印度克制在意料之中
  香港亚洲时报网站消息,6月7日,美国、日本和印度第22次“马拉巴尔”海上联合军演拉开帷幕。“马拉巴尔”军演开始于1992年,此后范围越来越大,并且越来越复杂。自2007年后,澳大利亚、日本和新加坡等美国的亲密盟友时而会以非永久性成员的身份加入演习。
  但境外媒体注意到,印度今年只派出了一支相当低调的舰队:舰艇排水量只有去年的五分之一,舰艇数量只有去年的三分之一。不仅如此,今年,印度甚至破坏了澳大利亚加入“马拉巴尔”军演的努力,因为担心北京会将其视为最近恢复的美日印澳“四方机制”的组成部分。
  《印度时报》称,虽然澳大利亚也渴望加入“马拉巴尔”演习,但印度不想刺激中国。报道称,中国曾对2007年在孟加拉湾举行的“马拉巴尔”演习表示强烈抗议,当时,澳大利亚和新加坡也加入到该演习中。
  有观点认为,印度此举在意料之中。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赵干城在接受参考消息网采访时称,总体而言,印度是“马拉巴尔”军演的主导方,因此在规模、邀请参演国等方面,都拥有较大话语权。近年来,“马拉巴尔”军演的规模与实战程度均有所上升,并将日本纳入成为例行参演者,反映了印度将日本视为重要合作伙伴。不过在今年的军演中,尽管演习的战略目标没有改变,但印度表现得较为克制,这与近期印度和中国关系较为健康的发展不无关系。自中印两国领导人武汉非正式会晤以来,印度在美国极力提倡的所谓“印太战略”以及日本大力推崇的所谓美日印澳“四方机制”中,都采取了十分谨慎的态度,这从印度总理莫迪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的主题演讲中也清晰可见。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此前曾报道称,莫迪在主旨演讲中明确指出,印度并不把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视为一种战略,或者是有限成员的俱乐部。它不是一个谋求主导地位的集团。我们也决不会认为它针对任何国家。像这样的地理定义是不会的。
  “四方机制”难以成形
  有外交观察人士认为,尽管华盛顿视印度为该地区的“主要桥头堡”,可以“对抗中国的崛起”,但新德里方面可能有其他打算。
  境外媒体注意到,在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不断衰落之际,印度试图与尽可能多的国家在尽可能多的领域建立伙伴关系。尤其是保持与中国的良好关系。
  境外媒体就援引莫迪的话说,印度与中国的关系有“许多层面”。“当印度和中国在信任和互信基础上携手合作,并照顾到彼此的利益,亚洲和世界就将拥有更美好的未来”。莫迪说,两国在管控分歧和确保边境和平方面展现了“成熟和智慧”。他还说,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在扩大合作。
  赵干城分析表示,首先,印度不会参与到公开与中国为敌的阵营中,因为这显然不符合印度利益;第二,总体而言,印度对中国看法较以往而言更为积极,其在对华政策上将持谨慎态度;第三,从传统上而言,印度奉行独立的外交政策,鉴于此,印度不愿意在中美之间“站队”,而这也可能是武汉非正式会晤后,印度方面做出的较为重大的战略决定。可以说,武汉非正式会晤中取得的战略成果正在体现,这对中印关系具有积极意义。
  赵干城进一步指出,印度是地区大国之一,并非美国的“小伙伴”和“卒子”。可以判断,印度仍将采取相对平衡的外交政策。基于印度的态度,“四方机制”的合作虽然不会就此“作罢”,但其依然将是较为松散的伙伴关系。如果“四方机制”难以在军事层面上升为紧密团结的同盟,那么“四方机制”就不会成形,美日所期待的任何可能针对中国的“菱形”或“四边形体系”都不会出现。
  赵干城还表示,不仅“四方机制”难成形,在美国所谓的“印太战略”中,印度的应对是重要一环,印度似乎无意全身参与可能引起对抗的任何阵营,这可能使所谓的“印太战略”沦为空泛。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