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郑州铜床 > 行业新闻 >
进一步发挥对当地经济发展、就业、税收
  “山东三星集团·中国航天事业合作伙伴签约授牌仪式”在北京中国航天城举办。中国航天基金会理事长吴志坚、副秘书长王塞南、山东三星集团董事长王明峰、常务副总经理王明亮、副总经理任在顺等领导出席签约授牌仪式。
  活动前,在中国航天基金会相关领导的陪同下,与会人员先后到中国航天城展览中心、航天员训练中心、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等地参观,实地感受中国航天事业蓬勃发展的现状和美好前景。
  签约仪式上,吴志坚在致辞中表示,山东三星集团作为国内最早开展玉米油研发生产的企业,多年来秉承初心,砥砺前行,从中国玉米油开创者到中国玉米油领导者,谱写了中国玉米油产业的茁壮发展史,有力的推动了民族油脂产业的健康发展。另外,山东三星集团作为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旗下山东裕航特种合金装备有限公司在航空航天、轨道交通、军工产品及其它科学技术应用领域跨越发展,构建了精深加工战略大格局,并逐渐成长为超大高端铝型材的领跑者。选择山东三星集团成为中国航天事业合作伙伴,实现双方互联互通,是弘扬航天精神、夯实品质基石的共同坚守与执着追求。
  作为关系国计民生的事业,双方的合作,既能为企业发展提供强大驱动力与精神指引,同时也能助力航天事业开拓更广阔的发展空间。他希望在今后的合作中,彼此携手共进,并肩奋斗,在开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新征程中,作出更大的贡献。
  用航天品质对接企业产品,用航天标准指导企业生产,山东三星集团将坚持科技创新,融合发展,始终如一。王明峰在致辞中讲道,中国航天承载着民族的光荣与梦想,彰显了国家的繁荣和富强。航天精神不仅成为激励一代又一代“航天人”的精神力量,同样也激励着社会各界的标杆企业不断创新突破,学习“航天精神”,铸造“航天品质”,做航天事业的坚定支持者和参与者。山东三星集团有幸成为“中国航天事业合作伙伴”,既是光荣,更是责任。今后,山东三星集团将以“航天标准”为榜样,发扬航天人自强不息、顽强拼搏、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航天精神”;继续向产品高端、精益制造、科技创新和品牌建设方向发展,不断加大科技创新研发力度,加大名牌战略实施和品牌推广力度;继续以“精工理念,航天品质”为目标,将航天理念与企业理念相融合,努力把山东三星集团打造成一个品质过硬、技术领先、实力雄厚的民族标杆企业。
  中国航天基金会理事长吴志坚向山东三星集团董事长王明峰授牌
  另悉,为助力中国航天事业,向中国航天员致敬,作为中国航天事业合作伙伴,山东三星集团特向中国载人航天某部赠送了长寿花金胚玉米油,用于航天科研人员的健康饮食食用。长寿花食品秉承科技创新精神,坚持高品质要求,为中国航天员加油,用实际行动全力支持中国航天事业。
  秉承“建设航天强国、发展航天事业”的使命,近半个世纪以来,贯彻自主创新、重点跨越、支撑发展、引领未来的国家科技事业发展指导方针,几代航天人勇于探索,辛勤耕耘、自强不息,我国航天事业取得了巨大成就。同样,坚持“科技兴企、品质立企、品牌强企”发展理念的山东三星集团,三十多年来,将科技研发放在重要位置,建设了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和国家级实验室,将高品质融入进企业发展的血液中,坚持零容忍、全方位的品控管理,持续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和企业综合实力,源源不断的为社会提供高品质产品。
  此次,山东三星集团成为中国航天事业合作伙伴,公司将坚持把航天品质、航天标准融入到企业管理的每一个环节,严控产品质量;坚持将航天开拓精神融入到产品研发创新当中,始终用最前沿的技术和最高品质的产品,共同促进民族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随着合作的深入开展,双方还将在打造航天联合实验室等方面展开新的研究课题,就健康食品领域发展积极探索新的合作空间。 “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落实,不仅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为解决区域发展问题提供新思路,也助推了中国企业走出去。
  但机遇与挑战总是形影相伴。政治、经济、文化和法律制度存在的巨大差异也无时无刻挑战着企业的应对能力。
  不懂什么是“工业园”?那就组织该国政府部门负责人来中国实地考察;
  没有宿舍?那就在集装箱里吃住,直到完成整个园区规划与建设;
  法律规定不让土地二次分割?历经四年的不断协商,让当地政府看到工业园可带来巨大利益,终于“破例”同意园区土地可以二次分割,并为之颁发合法的土地证;
  从2006年立项去埃塞俄比亚考察,到如今入园企业83家,实现总产值9亿美元,为当地上缴税收逾7578万美元,创造就业岗位15000个。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作为中国在埃塞俄比亚唯一的一家国家级境外经贸合作区,不仅得到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更是不断被世界组织所认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就曾为其点赞,并称:“中企在埃塞俄比亚的投资创造了很多就业岗位,提高了当地工人的技能,并对埃塞俄比亚对外贸易的可持续发展和经济转型提供了很大帮助。”
  而其实,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东方工业园只是诸多“走出去”的中资企业的一个缩影。还有很多这样的中资民营企业散落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不仅为中国制造业、基建行业“走出去”提供着动力,更是为沿线国家带去了发展机会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3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同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举行会谈。会谈后,两国总理共同见证了多项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
  而这位现任总理实际早在园区建设前就与东方工业园结下了“奇妙的缘分”。
  自项目开始就一直负责参与的东方工业园董事长秘书曹静军告诉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2007年,东方工业园正式与埃塞政府沟通立项建设时才发现,“工业园”这个概念当时并未引入埃塞当地。埃塞政府甚至问:“工业园是生产什么东西?”
  园区当即决定自费组织参观考察团。就这样,埃塞农业部等政府部门的负责人在园区的组织下来到中国考察。“行程本来预定是先到我们苏州的工业园,再到张家港保税区参观,然后去重庆。但在参观完工业园和保税区后,他们非常震惊,考察团的一部分成员决定立即回国进行研究。”曹静军告诉记者,彼时,阿比虽不在考察人员名单中,但却以随行人员的身份来到了中国。阿比曾对园区董事长表示,当时从苏州参观学习之后,他就一直在关注东方工业园,在关注他们做的事情。
  正是这次的考察让埃塞政府完全肯定了工业园的发展模式,并在此后提供了多项支持政策。2007年6月,工业园即被埃塞政府列为该国“工业发展计划中重要的优先项目”。据曹静军介绍,时任埃塞总理梅莱斯还指定工业部牵头成立了筹委会和技术指导委员会,每3个月召开一次现场办公会,可临时召开紧急会议调解决有关问题;并开“绿色通道”,让园区每年可以直接跟他汇报两次发展规划。这个政策一直延续至今。
  但良好的开局并不意味着一切都是一帆风顺。
  埃塞的电力资源非常丰富,甚至还会出口到肯尼亚等周边国家,但埃塞本国的电力设施却严重不足,停电是经常会发生的事情。对于工业园而言,停电带来的损失无疑是巨大的,因此园区通过和埃塞俄比亚政府的商议,自己接电,并建设变电站,自费维护和运营。园区自建设至今从未停电,而这也成后来很多企业乐意进驻东方工业园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运营初期,土地问题也着实让园区为难了一把。有企业同意入驻园区,要求是,由其购买土地自主建厂。但埃塞国家法律中明确规定,土地不能二次分割。
  也就是说,园区从埃塞政府手里买来的土地,除非是再转卖给埃塞政府,否则不容许卖与他人。随后园区不断与埃塞政府沟通协商,经过四年的努力,到2013年,埃塞政府终于“破例”同意园区土地可以二次分割,并为二次分割的土地颁发新的土地证。“这相当于‘撬动’了埃塞的法律,这在埃塞整个国家也是首例。”曹静军表示。
  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7月,吸引入东方工业园的企业已有83家(其中,中资控股企业75家),累计实际投资金额3.96亿美元,实现总产值9亿美元,上缴埃塞政府各项税收逾7578万美元,为当地创造就业岗位15000个。已入园企业分别从事冶金,建材、制鞋、制药、汽车组装、电力装备、纺织服装等行业。
  7月初刚从东方工业园考察回来的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对国是直通车记者表示,东方工业园兼具中国较为先进的管理经验及技术能力,又能够与当地的土地、劳动力资源相结合,使中国的产业优势与埃塞俄比亚的资源优势实现互补,为企业海外投资提供了优良的投资环境。
  据悉,入驻工业园的企业可享受所得税5-10年免税期;外汇留存30%,比区外企业多10%。同时,工业园还已批准为海陆联运的目的港,区内享受埃塞海关、投资局等“一站式”服务。
  赵萍表示,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说,埃塞目前其实处于从工业化初期向中期过渡的过程当中,经济发展处于起飞阶段。像东方工业园这样的产业平台而言,能够大规模聚集相对先进的制造业,必然有利埃塞俄比亚当前的产业结构升级以及经济发展。而园区生产产品主要是外销,对于埃塞俄比亚而言,创汇的作用也非常明显。
  也正是看到了工业园为经济发展带来的巨大贡献,埃塞政府现今已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推广建设。据曹静军介绍,截至目前,埃塞已建设十余个工业园,而由于管理经验的不足,中方一直在协助埃塞政府进行管理,东方工业园区的工作人员也经常会去传授经验,真正做到了共同发展。
  如今的东方工业园在两国政府及地方各级政府的热忱指导扶持下,开发建设快速有序,发展前景日益看好。园区一期开发的2.33平方公里已全部完成,并入驻满员。二期的1.67平方公里建设开发也即将在10月开工。将建设包括牛仔裤、电力装备等国际一流规模的生产基地,引进生产性企业总计100家以上。
  届时,实际投资总额将达到6亿美元,产品年销售总额达到15亿美元,年创汇总额达到5至8亿美元,员工人数达到50000名左右,为埃塞创造直接就业岗位45000个以上。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近日发布报告显示,随着“一带一路”倡议不断推进和落实,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正不断向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倾斜,年均增速远高于其他国家或地区。
  在赵萍看来,东方工业园目前在埃塞的经济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如果要园区更好更强发展,埃塞的营商环境还有一定的改善空间。
  赵萍表示,埃塞的外汇管制特别严格,因此对于像东方工业园这样的中资的投资平台内的企业而言,如果想从国外进口原材料,然后在埃塞俄比亚生产再出口,严格的外汇管制使他们购买原材料的资金受到很大的约束,从而影响了生产的过程。因此,埃赛应该进一步放松外汇管制,从而为企业营造更加宽松的贸易环境,使这些企业能够进一步发挥对当地经济发展、就业、税收以及创汇方面的作用。
  此外,“埃塞的税收政策虽然相对比较稳定,但是执法的频度过高。”赵萍认为,有部分执法还存在一定的自由裁量权过大的问题,很可能会对企业造成一些误伤。因此,埃赛在税收方面还有必要创造更加宽松的营商环境,能够采取放水养鱼的政策,使企业在埃塞的投资更加放心,运营更加稳健。
(责任编辑:admin)